<track id="vbtWOZJ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vbtWOZJ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vbtWOZJ"></track>

        1. 为什么秦国要冒险发动长平之战?

          下面就是秦军占据野王之前各国的行政地图:

          大致就是这样,可能细节不是太准,不过原则问题确定是对的

          秦军是把持了河东地域

          晋阳确定在赵国手上

          上党郡的范畴基础没错

          上党郡和韩国本土也就靠野王接洽着了

          这几个国度的国都地位确定是对的

          周天子已经名存实亡,画不画出来也没什么差别了,就当它已经被秦国拿下了吧

          秦军攻下野王后,各国的行政地图是这样的:

          此时,上党郡已经成了一块飞地了,韩国彻底失去了对它的把持。没措施,也只能给秦国了。然而上党军民却害怕与秦国的严刑酷法,情愿投靠赵国也不降秦。于是在冯亭的率领下,上党名义上成为了赵国的一部分,长平之战就是秦赵两国争取这块区域的战斗。

          依照通例,我先来介绍一下长平地域的地理情形

          首先是上党高地:

          图中红色虚线部分圈出的就是上党高地。

          再来介绍一下它的地形:

          上党高地被三座山脉包抄着,东边是太行山脉,西边是太岳山脉,南边是王屋山。

          上党高地中有两个盆地,长治盆地和泽州盆地(也叫晋城盆地)。

          它的交通状态如下:

          轵关陉,太行八陉第一陉,衔接侯马和济源。

          太行陉,太行八陉第二陉,衔接沁阳和晋城。

          白陉,太行八陉第三陉,古白陉走向不明,图中只能标出大概路径。

          滏口陉,太行八陉第四陉,衔接长治盆地和邯郸。

          井陉,太行八陉第五陉,虽然已经出了上党高地的范畴了,不过也和秦赵争取上党有着莫大的关联。

          此外,还有从侯马进入泽州盆地的一条路。

          在古代途径桥梁及隧道工程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时候,以上途径就承担了上党地域全体的交通运输义务。

          联合着前面的行政地图,可以很明白地看出,从秦过进入上党有两条路,即从侯马直接进去,或者沿轵关陉和太行陉进入。从赵国进入上党也是两条,即沿滏口陉和井陉。

          好了,介绍完了基础的地理情形,下面就可以正式阐明秦国为什么要拼逝世拿下长平之战,也就是篡夺上党了。

          秦国为什么要篡夺上党?要说清这个问题,就要假设一下如果秦军没有篡夺上党会怎么样?再来温习一下之前的那张图:

          秦军既然进攻了韩国的野王,那下一步就是要进入中原,消灭韩、赵、魏,在中原站稳脚跟。

          这不是一句废话,这很主要,这阐明了秦军要去中原。

          那假如秦军没拿下上党,还要去中原,该怎么走呢?持续上图:

          不通过上党,那也就两个选择,两条路:

          1. 沿着北上通往晋阳的路去打晋阳

          2. 通过轵关陉或崤函通道沿着黄河和王屋山之间的通道去打魏国。

          很惋惜,这两个选择一个也行不通,为什么?

          首先是北上攻打晋阳:

          打晋阳?

          开什么玩笑?

          晋阳,位于今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。晋阳是赵国的第一个国都,是赵国的好汉城,是赵国的龙兴之地。在三家分晋前,晋阳之战中赵国开国君主赵襄子依托晋阳城抵御智氏、韩氏、魏氏三年之久,甚至被决开的汾水淹灌也未被攻克,足可见其防范的完美。

          而到了后世,晋阳变成太原了,依旧是块难啃的骨头。宋太宗讨伐北汉就是在太原受到了很大的阻碍,以至于他攻下太原后,为防止这里再呈现割据政权竟下令捣毁太原城并削平系舟山山头。金军南下攻宋,东路军所向披靡地杀到开封城下没受到什么阻碍,而西路军却迟迟无法攻下太原,一直围了它三个月之久才攻破。从地图上也可以看出,晋阳就镶嵌在两边的群上之中,拥有近乎完善的地形优势。

          还有个更大的问题,如果在秦军攻打晋阳的时候,上党地域的赵军出来偷袭侯马怎么办?秦军的后院起火了,后勤可能受到影响,而晋阳一时半会儿又打不下来,这就很危险了。

          秦国显然不会拿这样的一座城池开刀。

          那第二条路,即沿着黄河和王屋山之间的通道攻打魏国从而进入中原呢?更不可能了:

          这是条狭长的带状走廊,北边是山脉,南边是黄河,大家看见这张图想到什么了?

          没错,就是秦晋崤之战。

          战场就在崤山和黄河之间,当时秦军就是沿着黄河和崤山之间的通道进攻郑国的,成果被潜伏在崤山里的晋军全歼。

          当时黄河在北边,山脉在南边,秦军夹在中间,晋军在山里。

          如今黄河在南边,山脉在北边,秦军夹在中间,赵军在山里。

          如果秦军敢这么走,上党地域的赵军立马可以通过太行陉或白陉抄了秦军的后路,和魏军把秦军堵在山谷里,两面夹击,分分秒秒给秦军再来一次“崤之战”!

          别认为这只是YY而已。自从秦军把韩魏联军打残后,河东六国能和秦国匹敌的也就赵国了,而且从当时赵国君臣的处事作风来看有极大的可能性会趁火打劫,这样的大廉价他们是确定不会放过的。

          吃一堑长一智,有过崤之战惨痛阅历的秦军显然不会再干这种蠢事,所以第二条路也行不通了。

          好了,既然向北打不过,向东又不敢打,那就只有进攻上党了。事实上,秦军之前来过这里,而且还和赵军干了一仗:

          这就是阏与之战。

          前因成果这里就不说了,就简略说一下战斗进程:

          秦军道路上党高地一路北上攻打赵国的阏与(今山西省温柔县),围困阏与后又派了一支部队前进到邯郸西北的武安,以牵制赵军的援军。赵奢为蒙蔽秦军,率军出邯郸30里便结束不前,造成赵军一心只想保住邯郸的假象,使秦军轻敌麻木。28天后,赵奢乘秦军不备,偃旗息鼓,率军疾进,急速夜赶到距阏与50里处筑垒列阵。秦军久攻阏与不克,突闻赵援兵至,匆促全力迎击。赵奢派万人抢先占据北山高地,秦军攻山不克,赵奢组织赵军回击,打败秦军,遂解阏与之围。

          通过这场战例,我们可以知道一下几点:

          1. 秦军来过上党,对这里的地形并不生疏

          2. 有些人可能有疑问了,为什么秦军能够大摇大摆地经过韩国的地盘?魏国和韩国一点动作也没有?

          因为20多年前秦军已经在伊阙之战中把韩、魏、东周联军打残了,韩国和魏国就此一蹶不振,到现在也没缓过气来。所以我前面当东周逝世了也是有理论根据的

          3. 从2. 可以知道,秦军要从太行陉进入上党的话,即便河内地域会裸露在魏国面前,以魏国现在的国力也是无法偷袭的。

          4. 顺道弥补一句,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典故就出自这场战斗(奢对曰:“其道远险狭,譬之犹两鼠斗于穴中,将勇者胜。”——《史记· 廉颇 蔺相如列传》)

          经过以上剖析,我们就知道了,秦国要想进入中原,攻占上党高地是可行性最高,也是最安全的方式。拿下上党之后,秦国的选择就多了:

          往东可以进攻魏国而不用担忧赵国来偷袭。

          经滏口陉可以直接攻打邯郸。事实上长平之战后,秦国就选择了这条路,由此爆发了有名的邯郸捍卫战(说它有名,是因为加入这次战斗的人都很著名,有兴致的可以百度一下)

          甚至可以持续北上,通过井陉进入河北,攻打赵国的大后方(秦灭赵的战斗中王翦就是走的井陉)。

          不光是秦国,上党高地对于赵国来说也是个战略要地。虽然在阏与之战中赵国在名将赵奢的率领下取了成功,但是秦军能在上党还在韩国手里的时候就长驱直入打到阏与,这也足够令赵国君臣引起警惕了。所幸这次秦国围攻武安是为了虚张声势,牵制赵军,万一是秦军主力来攻打呢?邯郸捍卫战就要提前上演了,在没有缓冲的情形下是件非常危险的事。

          所以说赵孝成王接收上党是贪心的显然没有根据,换做任何一个有点目光的人都不会废弃上党,况且这次还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无论如何都没理由不要。

          由此可见,秦赵两国在长平之战中赌上国运,是件理所当然的事。